无码伊人久久大杳蕉中文无码亚洲21P97中文字幕网资源一二三四高清观看视频

中國教育在線(xiàn)
中國教育在線(xiàn)
CIEFR成果 | 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分析報告
2024-06-28 15:24:00
中國教育財政
作者:

  摘 要:本報告描述了全國和各省份高等職業(yè)教育事業(yè)發(fā)展與經(jīng)費投入的基本格局,以省份和院校為單位對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進(jìn)行了系統分析,展示了教育經(jīng)費投入在省份間、省內院校間的差異,以及高等職業(yè)教育居民負擔率的省際差異。

  關(guān)鍵詞:高職教育 經(jīng)費投入 省際差異 院校間差異

  一、研究背景、研究問(wèn)題和研究方法

  (一)研究背景

  1999年以來(lái),我國高等職業(yè)教育迅猛發(fā)展,已經(jīng)占據了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政府、家庭和社會(huì )共同分擔了高等職業(yè)教育成本,其中地方政府是提供教育財政投入的主體。2005年至2017年是國家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維持高速穩定增長(cháng)、教育財政制度高速建設的時(shí)期。在高等職業(yè)教育財政投入機制建設方面,最關(guān)鍵的政策措施是學(xué)生資助政策和生均撥款標準的確立。2007年到2012年,政府發(fā)布了多項學(xué)生資助政策,逐步將中等和高等職業(yè)院校學(xué)生納入資助體系。為保證高等職業(yè)教育投入的穩定性,財政部和教育部于2014年印發(fā)了《關(guān)于建立完善以改革和績(jì)效為導向的生均撥款制度加快發(fā)展現代高等職業(yè)教育的意見(jiàn)》(財教〔2014〕352號),各省紛紛建立了高等職業(yè)教育生均撥款制度,保障了財政投入逐步增長(cháng)。

  (二)研究問(wèn)題

  高等職業(yè)教育財政投入體制機制的完善,一方面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財政投入制度,規范了各級各類(lèi)政府的投入責任,形成了多元化投入格局;另一方面,也切實(shí)提高了職業(yè)教育的投入水平,為職業(yè)教育事業(yè)發(fā)展提供了經(jīng)費方面的支持。由于各省份經(jīng)濟發(fā)展水平和高等職業(yè)教育發(fā)展水平的差異,各省份之間以及省內高等職業(yè)教育院校之間存在較大的經(jīng)費水平差距。目前,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尤其是財政性經(jīng)費投入在地區間、院校間和群體間的分配,仍未得到科學(xué)的分析,難以為高等職業(yè)教育財政政策的完善提供實(shí)證證據的支持。

  本報告主要聚焦全國層面和省級層面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問(wèn)題,關(guān)注經(jīng)費投入的省際間、省際院校間的差異以及高等職業(yè)教育居民負擔率的省際差異。報告分析了以下五個(gè)研究問(wèn)題:(1)2010年以來(lái),全國高等職業(yè)教育事業(yè)發(fā)展和經(jīng)費投入情況如何?(2)各省份高等職業(yè)教育事業(yè)發(fā)展和經(jīng)費投入情況如何?(3)省份間的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有何差異?(4)省內院校間的經(jīng)費投入有何差異?(5)各省份高等職業(yè)教育的居民負擔率有何差異?

  (三)研究方法

  1. 數據來(lái)源

  本報告主要基于2010—2020年《中國教育統計年鑒》、《中國教育經(jīng)費統計年鑒》、《中國統計年鑒2020》、“2019年中國教育經(jīng)費統計數據庫”等相關(guān)數據,描述了全國和各省份高職教育事業(yè)發(fā)展與經(jīng)費投入的基本格局。(注:本報告數據來(lái)源如未另外給出,均來(lái)自“2019 年中國教育經(jīng)費統計數據庫”)

  2. 分析指標

  本報告主要使用描述統計分析方法,統計指標包括變異系數和分位數比值。

  (1)變異系數(coefficient of variation)

  為考察和比較各省份高職教育發(fā)展水平的省際差異,本文采用變異系數指標進(jìn)行分析。變異系數是指一組數據的標準差與其均值之比。變異系數值越大,代表組間離散程度越高,不均衡水平就越高;反之,變異系數值越小,代表組間離散程度越低,不均衡水平就越低。本文使用變異系數來(lái)考察各省份高職院校生均投入和生均支出水平的差異。需要指出的是,高校之間由于功能和質(zhì)量的不同而產(chǎn)生的經(jīng)費投入水平和經(jīng)費來(lái)源結構的差異,是一個(gè)全球普遍的現象。高校之間在經(jīng)費投入水平和經(jīng)費來(lái)源結構方面存在一定程度的差異是合理的。

  (2)P90/P10、P50/P10、P90/P50

  變異系數雖然能夠有效地觀(guān)測和比較兩組數據離散程度的相對差異,但其不足之處在于無(wú)法呈現單個(gè)變異系數值所代表的絕對差異和一組數據的不同區部差異。鑒于此,本文以P90/P10、P50/P10、P90/P50作為補充指標。該指標是由各項高職教育評價(jià)指標的不同分位數之比計算而來(lái),用于反映各省份高等職業(yè)教育投入和支出水平的差異性,其中,P90 表示生均支出水平從低到高排名第 90 百分位的高校,即頭部高校;P50 表示生均支出水平從低到高排名第 50 百分位的高校,即中部高校;P10 表示生均支出水平從低到高排名第 10 百分位的高校,即下部高校。P90/P10是90分位數比10分位數,即高職教育評價(jià)指標的上部高校與下部高校的差異;P50/P10是指50分位數比10分位數,即高職教育評價(jià)指標的中部高校與下部高校的差異;P90/P50是指90分位數比50分位數,即高職教育評價(jià)指標的上部高校與中部高校的差異。

  本文分析的具體指標包括:(1)教育經(jīng)費總收入(收入指標);(2)國家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指標);(3)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生均教育事業(yè)性經(jīng)費支出(生均支出指標);(4)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支出(生均支出指標);(5)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收入(生均收入指標);(6)生均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生均收入指標)。本文將使用國家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生均支出水平(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支出)來(lái)考察各省份的經(jīng)費投入水平;使用生均支出水平(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支出、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和基本建設經(jīng)費支出、生均一般公共預算公用經(jīng)費支出)的極值比和變異系數來(lái)衡量各省份之間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的差異;使用生均收入(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收入、生均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和生均支出(生均教育事業(yè)性經(jīng)費支出、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支出、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和基本建設經(jīng)費支出)的變異系數和分位數之比來(lái)看各省份內部院校之間經(jīng)費投入的差異。

  二、全國高等職業(yè)教育事業(yè)發(fā)展和經(jīng)費投入情況

  (一)高等職業(yè)教育事業(yè)發(fā)展的歷年變化

  本部分采用2010—2020年高職教育事業(yè)發(fā)展的全國數據,分析我國高等職業(yè)教育近十年的事業(yè)發(fā)展變化情況??傮w而言,“十三五”以來(lái),我國高職教育規模逐步擴大。

  從學(xué)校數看,我國普通高等職業(yè)院校數量從2010年的1246所增加到2020年的1468所(見(jiàn)圖1),十年間高職院校數增長(cháng)了17.82%。其中,2019年是我國普通高等職業(yè)院校迅速擴張的關(guān)鍵一年,2019—2020年新增高職院校數最多,共增加45所。

  從在校學(xué)生數看,我國普通高等職業(yè)院校在校生數從2010年的966萬(wàn)人增加到2019年的1281萬(wàn)人,增幅高達32.55%(見(jiàn)圖2)。中央舉辦的高職院校在校生數呈下降趨勢,從2010年的5.83萬(wàn)人縮減為2019年的4.77萬(wàn)人。地方舉辦的高職院校在校生數逐年增加,2016年起逐漸成為培養高職在校生的主力軍,2019年在校生數為1275.94萬(wàn)人,比2010年增加了64.77%。民辦地方院校的在校生數相對較穩定,十年間共增加83.84萬(wàn)人,在高職院??傇谛I鷶抵械恼急葟?9.25%提高到21.07%。

  (二)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的歷年變化

  本文借助2010—2020年我國高職教育經(jīng)費收入、高職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高職教育經(jīng)費支出、高職教育生均經(jīng)費支出數據,對我國高職教育經(jīng)費收入和支出變化情況進(jìn)行描述性統計,展示我國高職教育近十年的經(jīng)費投入變化。

  1.全國高職教育經(jīng)費收入

  2010年以來(lái),我國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逐年增加。2010年,我國高職教育經(jīng)費收入為約1051億元,2016年上升為約1569億元,到2020年,我國高職教育經(jīng)費投入已經(jīng)達到約2156億元,增長(cháng)了約105%?!笆濉币巹澠陂g,全國高職教育經(jīng)費收入占全國教育經(jīng)費收入比重穩定在4.7%左右,到2019年略有上升,接近4.80%,2020年上升較快,超過(guò)了5%。(圖3)

  2.全國高職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

  2010年以來(lái),我國高職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增長(cháng)穩定,從2010年的約492億元到2016年的約981億元,再到2020年的約1483億元,增長(cháng)了約201%,高于我國高職教育經(jīng)費總收入增長(cháng)幅度。高職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占比從2010年的46.76%,上升到2016年的62.51%,再到2020年的68.75%。此外,2010—2020年,高職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占全國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的比重總體呈現上升趨勢,從2010年的2.51%,到2016年的3.66%,再到2020年的3.58%,表明“十三五”期間國家財政對高等職業(yè)教育的扶持力度不斷加大。(圖4)

  3.全國高職教育經(jīng)費支出

  在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收入增長(cháng)的背景下,教育經(jīng)費支出也穩步提升。自2010年以來(lái),我國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支出不斷增長(cháng)(見(jiàn)圖5),從2010年的約1062億元,上升到2016年的約1488億元,再增長(cháng)到2020年的約2096億元,增加了約97%。此外,在此期間,我國高職教育經(jīng)費支出占全國教育經(jīng)費總支出的比重經(jīng)歷了先下降后上升的趨勢,從2010年的5.65%下降至2014年的4.71%,隨后穩定在4.7%左右,2020年增加到5.14%,與高職經(jīng)費收入占比一致。

  4.全國高職教育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

  2010—2020年,全國高職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呈現上升趨勢,從2010年的14081元到2016年的23016元,再到2020年的29255元,增加了約108%。地區間差異明顯,呈現中部塌陷現象。東部地區生均教育經(jīng)費水平高于西部和中部,2020年達到33071元(見(jiàn)圖6)。在生均教育經(jīng)費中,生均公共財政預算教育經(jīng)費總體增長(cháng),2015年全國均值超過(guò)15000元,2020年達到15590元。從地區差異來(lái)看,東部地區的生均公共財政預算教育經(jīng)費水平同樣高于西部和中部。(圖7)(注:東部地區包括北京、天津、河北、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山東、廣東、海南、遼寧;中部地區包括:山西、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吉林和黑龍江;西部地區包括:內蒙古、廣西、重慶、四川、貴州、云南、西藏、陜西、甘肅、青海、寧夏和新疆)

  三、各省份高等職業(yè)教育事業(yè)發(fā)展和財政投入水平

  本報告借助2019年各省份公辦高職學(xué)校占比和公辦高職學(xué)校在校生數占比描繪各省份高職教育事業(yè)格局,借助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占教育經(jīng)費總收入的比例表明一省財政投入的水平。

  (一)各省份公辦高職學(xué)校占比

  2019年,我國高等職業(yè)院校中公辦學(xué)校占比的中位數為80%,各省份公辦高職學(xué)校比例差異較大。西部和中部地區的公辦高職學(xué)校比例較高,其中西藏、青海、寧夏等省份的高職學(xué)校全部為公辦;山西、甘肅等省份的公辦高職院校比例也已超過(guò)90%;東部和東北地區的公辦高職學(xué)校比例相對較低,其中海南、上海等省份的公辦院校比例低于60%。(圖8)

  (二)各省份公辦高職學(xué)校在校生數占比

  2019年,我國高等職業(yè)院校公辦學(xué)校在校生數在全部在校生數中占比的中位數為81%,各省份公辦高職學(xué)校在校生數占比差異較大(見(jiàn)圖9)。西部公辦高職在校生數占比較高,其中西藏、青海100%為公辦;山西、江蘇、新疆、黑龍江、內蒙古、甘肅和天津等省份的公辦高職院校在校生數占比超過(guò)90%;東部公辦高職學(xué)校在校生數占比相對較低,其中海南、上海比例低于60%。

  (三)各省份高職國家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

  2019年,我國高職院校的國家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高職教育經(jīng)費總收入比例的中位數為66.9%,大部分省份的比例處于60%—80%區間。北京、西藏和青海的這一比例相對較高,均超過(guò)85%,而重慶、海南、上海、云南、浙江的這一比例相對較低,均低于60%。(圖10)總體而言,國家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投入已成為各省份高等職業(yè)院校的主要經(jīng)費收入來(lái)源。

  (四)各省份高職教育事業(yè)格局與財政投入水平

  為了考察高等職業(yè)教育財政投入與事業(yè)發(fā)展相適應的情況,本文計算了全國各省份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投入占比的中位數和公辦學(xué)校學(xué)生數占比的中位數作為橫縱坐標軸值,繪制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與公辦學(xué)校學(xué)生數占比的四象限圖。圖11表明,各地高職教育事業(yè)發(fā)展和財政投入呈現多元化局面。

  各省份情況可以劃分為四大類(lèi)。第一類(lèi)是以上海、重慶等省份為代表的“公辦高職院校學(xué)生數占比較低、財政性經(jīng)費占比較低”區域,此類(lèi)區域呈現出多元主體辦學(xué)的局面,公辦高職院校學(xué)生規模相對較小,高職院校對財政性經(jīng)費收入的依賴(lài)程度較低,政府財政壓力較小。第二類(lèi)是以青海、西藏、寧夏等省份為代表的“公辦高職院校學(xué)生數占比較高、財政性經(jīng)費占比較高”區域。這類(lèi)省份的公辦高職院校學(xué)生數占據主導地位,且院校對財政性經(jīng)費收入的依賴(lài)程度較高。第三類(lèi)是以河南等省份為代表的“公辦高職院校學(xué)生數占比較低、財政性經(jīng)費占比較高”區域,這些區域雖然民辦高職學(xué)生數占比較高,但是財政投入仍然是高職院校的主要收入來(lái)源。第四類(lèi)是以浙江、湖南、山東等省份為代表的“公辦高職院校學(xué)生數占比較高、財政性經(jīng)費占比較低”區域,在公辦院校學(xué)生規模較大的情況下,政府財政投入水平相對不高。

  四、省份間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的差異

  本部分首先通過(guò)2019年各省份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水平指標和投入充足性指標,描繪2019年省際間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的差異。其中,各省份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水平指標為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和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經(jīng)費支出;投入充足性指標為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例、高職生均教育經(jīng)費占本科生均教育經(jīng)費的比例。其次,計算了各省份高等職業(yè)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各個(gè)指標的極值比和變異系數,以說(shuō)明省際之間的投入差異。最后,繪制了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水平指標與財政投入程度指標(財政性教育投入占教育經(jīng)費總投入比例)的四象限圖來(lái)說(shuō)明省際之間差異。

  (一)投入水平差異

  圖12反映了2019年各省份高職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情況及各省份之間的差異。整體而言,各省份的高職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情況與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經(jīng)費支出情況類(lèi)似,北京、青海、上海、西藏四個(gè)省份均位居前列,而黑龍江、山西、遼寧、河南四個(gè)省份均墊底。


  (二)投入充足性差異

  在經(jīng)費投入的充足性方面,與各省份人均可支配收入相比,全國高職院校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的中位數約為各省人均可支配收入的89%。具體到各省份,其中,青海、西藏、甘肅的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例較高,均超過(guò)150%,高等職業(yè)教育投入水平相對較高。山東、江蘇、浙江、天津、上海、遼寧的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均低于70%,高等職業(yè)教育投入水平相對較低。(注:根據世界各國的高等教育生均經(jīng)費占人均GDP即通常所謂生均經(jīng)費指數的分析,由于規模效益等因素,生均經(jīng)費指數在高等教育較不發(fā)達的國家存在較高的現象,我國也是隨著(zhù)高等教育的發(fā)展,生均經(jīng)費指數從超過(guò)100%逐步降低。相同的因素可能可以解釋此處的高職研究發(fā)現,當然嚴謹的討論有待進(jìn)一步的實(shí)證分析。)(圖13)

  與本科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相比,全國高職院校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的中位數約為省本科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的71.42%。其中,北京、吉林、甘肅和四川的高職院校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占本科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的比例超過(guò)90%,較為接近同省本科投入水平。同時(shí),西藏、新疆、貴州占比較低,約為同省本科投入水平的50%。(圖14)

  (三)各省份經(jīng)費投入差異

  本文采用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水平的極值比和變異系數來(lái)衡量各省份之間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的差異。其中,極值比越大或差異系數值越大,代表組間離散程度越高,不均衡水平越高。

  如圖15所示,從極值比的計算結果來(lái)看,各省份在高等職業(yè)教育投入上的差異處于較高水平。2019年各省份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的最高是最低值的4.33倍,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支出的最高是最低值的5.35倍。從2017年到2019年,除生均一般公共預算公用經(jīng)費支出外,其它省際生均經(jīng)費投入的差異較為穩定。

  變異系數的分析結果與極值比類(lèi)似。2019年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的變異系數為0.42,小于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支出的變異程度(0.55)??傮w而言,省際之間的差異較大,且持續穩定,這表明各省份在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方面的意愿和能力存在較大的差異,不均衡程度較高。

  (四)各省份經(jīng)費投入水平與財政投入程度

  1.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和財政投入程度

  從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水平與財政投入程度(以國家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教育總經(jīng)費收入的比例來(lái)衡量)的關(guān)系來(lái)看,各省份可以分為四種類(lèi)型:(1)多數西部地區(例如青海、西藏、甘肅、新疆等)和北京屬于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和財政投入程度都較高地區;(2)上海、廣東、福建、浙江等東部地區的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較高、但財政投入程度相對較低;(3)河南、江西等省份雖然財政投入程度較高,但是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較低;(4)云南、陜西、湖北、湖南等西部和中部省份的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和財政投入程度均處于較低的水平。(圖16)

  2.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和基本建設支出與財政投入程度

  從各省份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和基本建設支出與財政投入程度(以國家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教育總經(jīng)費收入的比例來(lái)衡量)的關(guān)系來(lái)看,其呈現出與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和財政投入水平相類(lèi)似的特征。

  各省份可以分為四種類(lèi)型:(1)多數西部地區屬于生均支出和財政投入程度都較高地區;(2)廣東、海南、福建、浙江等東部地區的生均支出較高、但財政投入程度相對不高;(3)貴州、山西、遼寧等省份雖然財政投入程度較高,但是生均支出較低;(4)重慶、云南、陜西、湖南、湖北等西部和中部省份的生均支出和財政投入程度均處于較低的水平。(圖17)

  五、省內院校間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的差異

  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不僅在省際間存在差異,在省內院校間也存在差異,后者反映了地方政府對省內院校投入的差距。本文借助P90/P10、P50/P10、P90/P50和變異系數等指標,展示了2019年我國各省份高職教育經(jīng)費投入的省內院校間差異。

  (一)院校間經(jīng)費投入水平差異

  1. 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收入分位數之比

  從2019年各省份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收入的分位數之比來(lái)看:(1)西藏、遼寧、重慶、湖南的分位數之比較小(小于等于1.7),省內均衡性位居前列;(2)青海、寧夏、貴州、海南分位數之比較大(大于等于2),省內均衡性位居最末。其中,海南和寧夏的P90/P10分別為11.8和6.7,且省內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收入最高的90分位數學(xué)校與居中的50分位數學(xué)校差異,遠大于省內居中的50分位數學(xué)校與最低的10分位數學(xué)校差異。(圖18)這意味著(zhù)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收入處于前50%位置的高校間差異是造成省內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收入差異的主要原因。

  2. 生均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分位數之比

  從2019年各省份生均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的分位數之比來(lái)看:(1)西藏、重慶、江西、湖南的省內均衡性位居前列;(2)海南、寧夏、貴州、青海位居最末。其中,海南和寧夏的P90/P10分別為15.4和9.5,且省內生均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最高的90分位數學(xué)校與居中的50分位數學(xué)校差異,遠大于省內生均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居中的50分位數學(xué)校與最低的10分位數學(xué)校差異。(圖19)這意味著(zhù)生均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處于前50%位置的高校間差異是造成兩個(gè)省份,特別是海南省省內生均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差異的主要原因。

  3. 教育經(jīng)費收入的變異系數

  從2019年各省份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收入和生均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的變異系數來(lái)看:(1)西藏、重慶、遼寧、江蘇的省內均衡性位居前列,變異系數小于0.4;(2)四川、山東、河北和海南位居最末,變異系數大于1.0。山東和四川兩個(gè)指標的變異系數大于2.0,遠高于省際間同類(lèi)指標的變異系數。除了少數例外,各省份的生均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變異系數均大于生均教育經(jīng)費總收入的變異系數,這表明財政性投入沒(méi)有縮小省內院校間的收入差距。(圖20)

  (二)省內院校間生均經(jīng)費支出水平差異

  1. 生均教育事業(yè)性經(jīng)費支出分位數之比

  2019年各省份生均教育事業(yè)性經(jīng)費支出的分位數之比表明:(1)西藏、重慶、安徽的省內均衡性均位居前列;(2)海南、寧夏、青海位居最末。其中,海南、寧夏、青海內部生均教育事業(yè)性經(jīng)費支出的最高90%的學(xué)校與最低10%學(xué)校差異最大,且這種差異主要是由于最高90%與中位數學(xué)校的差異過(guò)大,這表明這三個(gè)省份內部教育經(jīng)費投入的均衡性相對較差。(圖21)

  2. 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支出分位數之比

  2019年各省份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支出分位數之比表明:(1)西藏、重慶、安徽的省內均衡性均依然位居前列。(2)青海、貴州、廣東省內部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支出的最高90%院校與最低10%院校差異最大,廣東是由于中位數與最低10%院校之間差異較大,青海和貴州則是由于最高90%與中位數院校差異較大,這表明這三個(gè)省份內部教育財政投入的均衡性不高,且原因不同。(圖22)

  3. 生均經(jīng)費支出水平的變異系數

  相較而言,2019年我國各省份內部高職院校生均教育事業(yè)性經(jīng)費支出的變異程度要大于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支出的變異程度,前者變異系數均值為0.72,后者的變異系數均值為0.49。就生均教育事業(yè)性經(jīng)費支出的變異系數而言,四川(4.14)、山東、海南、河北、浙江的變異系數較大,重慶最小(0.19);就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支出的變異系數而言,山東(1.52)、甘肅、貴州、青海的變異系數較大,重慶最小(0.15)。(圖23)

  (三)院校間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與財政投入程度差異

  本部分將各省份的國家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教育經(jīng)費總收入比例作為高等職業(yè)教育財政投入指標,將其與各省份高職生均教育事業(yè)性經(jīng)費支出的變異系數、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和基本建設支出的變異系數進(jìn)行比較,以各省份對應指標的中位數作為橫縱坐標軸值,分別繪制四象限圖,描述2019年各省份院校間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與財政投入差異。

  1.生均教育事業(yè)性經(jīng)費支出與財政投入程度

  從生均教育事業(yè)性經(jīng)費支出的變異系數與財政投入程度來(lái)看,(1)廣東、海南、浙江等省份內部的院校間均衡性較弱;(2)廣西、江蘇、遼寧、重慶等省份內部的院校間均衡性較強;(3)在內部差異較大省份中,海南、浙江、廣東等省份的財政投入程度較低,多數西部省份和北京的財政投入程度較高;(4)在內部差異性較小的省份中,重慶、上海、云南等省份的財政投入程度較低,安徽、江西、遼寧、黑龍江等中部和東北地區省份的財政投入程度相對較高。(圖24)

  2.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和基本建設支出與財政投入程度

  從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和基本建設支出的變異系數與財政投入程度來(lái)看,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和基本建設支出的省內院校間差異小于生均教育事業(yè)性經(jīng)費支出。(1)在內部差異較大省份中,廣東、陜西、四川、湖南等省份的財政投入程度較低,多數西部省份和北京的財政投入程度較高;(2)在內部差異性較小的省份中,重慶、海南、上海、云南等省份的財政投入程度較低,安徽、江西、遼寧、黑龍江等中部和東北地區省份的財政投入程度相對較高。(圖25)

  六、各省份高等職業(yè)教育的居民負擔率

  本部分通過(guò)計算各個(gè)省份的生均高職學(xué)費水平(注:各省生均高職學(xué)費=(各省學(xué)費總收入)/(各省高職+高專(zhuān)在校學(xué)生數)。其中,各省學(xué)費總收入=中國教育經(jīng)費統計年鑒表3-10中的#學(xué)費收入,各省高職+高專(zhuān)在校學(xué)生數包括區分公民辦,數據來(lái)源是“全國教育經(jīng)費統計年報系統”)占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例,獲得各省份高職教育居民負擔率(注:值得注意的是,兩個(gè)均值之比的計算方法,只能得到各省份的相對值,不能說(shuō)明該省份實(shí)際平均居民負擔率)。以全國各省份高職教育居民負擔率和財政性經(jīng)費占比的中位數作為坐標軸值,獲得各省份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和居民負擔率的四象限圖,描述了我國2019年省際間高職教育居民負擔率和財政投入水平差異。

  (一)各省份高職教育居民負擔率

  從全國范圍來(lái)看,我國高職教育的人均居民負擔率為15.98%,折合家庭負擔率約6.10%(注:通過(guò)第七次人口普查的家庭戶(hù)規模2.62折算,家庭負擔率折算為9.08%)。此外,各省份高職教育的人均居民負擔率差距較大,吉林為25.97%,顯著(zhù)高于其他省份;西藏最低,為8.92%,最高和最低的兩個(gè)省份相差約2倍。除吉林、海南和西藏外,其他省份的高職教育人均居民負擔率均處于10%~25%的區間內。(圖26)

  (二)各省份高職教育財政投入水平與居民負擔率

  我國各省份高職教育的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與居民負擔率呈現出不同類(lèi)型:(1)第一種類(lèi)型是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高、居民負擔率低,例如青海、西藏、北京等;(2)第二種類(lèi)型是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低,居民負擔率高,例如海南、重慶、云南等;(3)第三種類(lèi)型是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和居民負擔率都高,例如甘肅、貴州、黑龍江等;(4)第四種類(lèi)型是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和居民負擔率都低,例如浙江、上海等省份。(圖27)

  七、主要發(fā)現

  (一)研究發(fā)現

  第一,我國高等職業(yè)教育仍處于規模擴張階段。高職學(xué)校數量從2010年的1246所增加到2020年的1468所,十年間增長(cháng)了17.82%。高職在校學(xué)生數十年間增長(cháng)了32.55%。高職教育經(jīng)費投入逐年增長(cháng),生均教育經(jīng)費投入高于2.2萬(wàn)元。

  第二,我國各省份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已經(jīng)形成“以公辦院校為主、財政性投入為主”的局面。各省份公辦高職比例差異較大,西藏、青海、寧夏全部為公辦院校,海南、上海、重慶公辦院校比例低于60%。2019年,我國高職院校的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教育經(jīng)費總收入比例的中位數為67%,大部分省份的比例處于60%—80%區間。

  第三,各省份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達到較高水平,但是省際差異大,經(jīng)費投入程度不同。(1)在投入水平方面,不論是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還是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經(jīng)費支出,省際差異都非常大。(2)在充足性方面,與各省份人均可支配收入相比,青海、西藏、甘肅的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占比超過(guò)150%;與本科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相比,北京、吉林、甘肅和四川超過(guò)90%,西藏、新疆、貴州占比僅為50%左右。(3)在財政投入方面,各省份差異也較大。

  第四,省內院校間經(jīng)費投入水平存在很大差異。在收入方面,不論是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收入還是生均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西藏、遼寧、重慶的省內均衡性較強,青海、寧夏、海南較差。在支出方面,不論是生均教育事業(yè)性經(jīng)費支出還是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支出,省內均衡水平的差異大,前者的變異程度大于后者的變異程度。在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與財政投入水平關(guān)系方面,多數西部地區和北京屬于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與財政投入水平雙高地區;上海、廣東、福建、浙江生均支出高、財政投入低;河南、江西的財政投入高,生均支出低。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和基本建設支出與財政投入程度的關(guān)系與此相同。

  第五,當前,我國高等職業(yè)教育整體居民負擔率較高。我國高職教育的人均居民負擔率為15.98%,其中吉林最高(25.97%),西藏最低(8.92%),兩個(gè)省份相差約2倍。

  綜上所述,我國高等職業(yè)教育在省際和省內經(jīng)費投入方面仍存在以下問(wèn)題:

  第一,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的區域差異顯著(zhù),東部高于西部,中部塌陷明顯。

  第二,高等職業(yè)教育經(jīng)費投入省際差異大。2019年各省份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的最高是最低省的4.33倍,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支出的最高是最低省的5.35倍。各省之間生均教育經(jīng)費支出的變異系數為0.42,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經(jīng)費支出的變異系數為0.55。

  第三,省內院校間經(jīng)費投入水平存在很大差異。多數省份生均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收入變異系數大于生均教育經(jīng)費總收入的變異系數,表明財政性投入沒(méi)有縮小省內院校間的收入差距。

  第四,處于前90%和前50%位置的院校間差異是造成省內生均教育經(jīng)費投入差異的主要原因。高水平職業(yè)院校建設有可能加劇省內經(jīng)費投入的不均衡。

  第五,各省份高等職業(yè)教育整體居民負擔率不一,部分省份負擔率較高。我國高職教育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與居民負擔率呈現出四種不同類(lèi)型:(1)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高、家庭負擔率低,如青海、西藏、北京等。(2)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低,家庭負擔率高,如海南、重慶、云南等。(3)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和家庭負擔率都高,如甘肅、貴州、黑龍江等。(4)財政性教育經(jīng)費占比和家庭負擔率均較低的省份,包括浙江、山東等。

  (二)研究局限和進(jìn)一步研究計劃

  本報告存在以下幾個(gè)方面的局限。第一,省際差異基于對《中國教育經(jīng)費統計年鑒》的描述統計分析,沒(méi)有控制各省份院校類(lèi)型、規模和結構以及各省份經(jīng)濟與人口等因素,因此觀(guān)察到的省際差異除了反映各省份政府高職教育投入的努力程度,也反映了各省份社會(huì )經(jīng)濟發(fā)展差異和高等職業(yè)教育體系差異。

  第二,省內院校間分析主要基于“2019 年中國教育經(jīng)費統計數據庫”,采用描述統計方法。同樣,描述統計分析中未能控制各省份高職院校結構和規模,以及“雙高院?!睌盗亢透魇》萁?jīng)濟與財政發(fā)展水平等因素,有可能夸大了院校間的投入差異。

  因此,對于不同省份高職教育事業(yè)發(fā)展和經(jīng)費投入存在的獨特問(wèn)題,以及不同層級的高職學(xué)校(前200名與后200名)事業(yè)發(fā)展和經(jīng)費格局的現狀及形成原因,還需要進(jìn)行進(jìn)一步的肌理性分析。

  楊 釙,北京大學(xué)教育學(xué)院長(cháng)聘副教授;

  劉云波,北京師范大學(xué)副教授;

  劉千瑞,北京大學(xué)教育學(xué)院博士研究生;

  張 葉,北京師范大學(xué)碩士研究生;

  孫遲瑤,復旦大學(xué)高教所博士研究生。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來(lái)源:中國教育在線(xiàn)”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本網(wǎng)所有,任何媒體、網(wǎng)站或個(gè)人未經(jīng)本網(wǎng)協(xié)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fā)表。已經(jīng)本站協(xié)議授權的媒體、網(wǎng)站,在下載使用時(shí)必須注明“稿件來(lái)源:中國教育在線(xiàn)”,違者本站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來(lái)源為其他媒體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站轉載出于非商業(yè)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著(zhù)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或證實(shí)其內容的真實(shí)性。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wèn)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lái)電或來(lái)函聯(lián)系。

相關(guān)新聞
教育部 2024-04-02 17:04:00
sd
中國教育在線(xiàn) 2024-03-07 10:38:00